神经症是神经官能症的简称,也有人称为精神神经症 ,是一系列的精神障碍疾病的统称。常见的精神神经症有神经衰弱、强迫症、焦虑症等。主要是由于患者受到不良的社会因素、不健康的素质和人格特性等原因引起,会导致患者植物神经功能紊乱,受累心脏、肠胃等地方,危害患者的心身健康。

 
       漫语心理诚邀精神卫生科主治医师——申晨煜博士,开设《关于神经症的那些事》专栏科普相关知识,欢迎大家阅读学习!
 
       往期回顾:
 
 
 
       关于神经症的那些事3——焦虑、疑病、冥想

       关于神经症的那些事4——焦虑、疑病、家庭关系

       关于神经症的那些事5——焦虑、家庭关系、对新型肺炎的疑病

       关于神经症的那些事6——接纳、严厉超我、知行合一

       关于神经症的那些事7——杂乱记

       关于神经症的那些事8——又是杂乱记

       关于神经症的那些事9——“何为良好生活”

       关于神经症的那些事10——死亡焦虑

       关于神经症的那些事11——焦虑的轮回

       关于神经症的那些事12——来访者的启发

       关于神经症的那些事13——责任与选择

       关于神经症的那些事14——意愿与行为

       关于神经症的那些事15——选择与情绪

       关于神经症的那些事16——家庭关系与个人意愿

       关于神经症的那些事17——个人体验

       关于神经症的那些事18——可能的方案

 
【一】
 
       “幸运的人用童年治愈一生,不幸的人用一生治愈童年”。在谈到原生家庭后,我们也了解到“不求回报的爱”对于个人成长的意义和价值。但其实有很多人,尤其是孩子的家长,对于世界上真的存在“不求回报的爱”存有疑惑,在“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大环境下,怎么可能做到“不求回报的爱”?
 
       弗洛姆对此有过描述:只有超越了自己的需要,依照对方的基本面目来了解对方,才能获得对对方真正的认识。人必须倾听,必须以共情的方式体验,也就是说,人需要进入并且熟悉对方的私人世界,进入对方的生命,感受对方的观念和体验。
 
       用更加直白的话来描述,作为家长,把孩子当做是一个独立的个体,认为他/她是有生命力、有思维能力的人,在此基础上才能放下作为家长的威权意识,用一种平等地、包容地态度去进入孩子的体验和感受的世界中,去建立关系,这恐怕是唯一有效的方式。
 
       就像李焕英对贾玲说的那句——“我未来的女儿,我就让她健康快乐就行。”潜台词是我不用要求孩子有多大的成就,我之所以爱他/她,不是因为孩子能带给我什么,而是因为他 /她是我的孩子。
《你好,李焕英》剧照

 
【二】
 
       在任何一段关系当中,稳定都是一种美德,稳定意味着可预测(predictable),对方在与你相处时可以预见你的情绪状态和行为反应,他大概能够据此判断应该如何与你相处。比如我们会用“靠谱”形容一个人,就是说他的言行可预测。
 
       在亲子关系中,如果父母亲情绪不稳定,就无法给孩子足够的安全感,孩子们可能表现地不知所措,或者他们的情绪和行为会处于分裂状态,比如在恐惧与短暂的平静之间来回切换,显然这对他们人格的建立是不利的。
 
       在亲密关系中同样如此,如果一方表现地阴晴不定,那另一伴将无法预测应该以何种态度和方式与你相处,那最理性的方式就是减少在这段关系中持续投入,显然亲密关系将变得不再亲密。
 
       当然稳定和可预测也可能导致一成不变或者让生活不再有惊喜,如果要再增加一种品质的话,激情(passion)也很重要。在稳定的基础上时不时再有一些惊喜,那会使得关系更加融洽。
 




【三】
 
       来访者中有一些年纪较小的患者,他们在很小的时候就被送到寄宿学校就读,父母的出发点可能是为了早点锻炼孩子的独立性,能够让他们更早地学习处理人际关系的技能。但这里面也存在隐患,孩子过早地独立于父母,可能会让他们无法建立足够的亲密感和安全感。
 
       与此相仿但更极端的案例是留守儿童,他们与父母过早地分离,会导致性格上的缺陷,比如人际关系敏感、无法建立亲密关系、自卑固执等等。(我们且不论留守儿童的父母可能是为了生计不得不这么选。)
 
       安全感的建立有一个很重要的来源是母亲对孩子的爱,在一个人的早年注入到他的生命中。这种来自过去的爱,是一个人最重要的内在禀赋。过早地剥夺了这样的禀赋,相当于剥夺了个人力量的源泉。如果这部分缺失了,后天不论怎样都难以弥补。
 


 
【四】
 
       一些女生在感情中总是缺少安全感,她们需要另一半能够经常向自己表达爱意,逢节日或纪念日要收到对方送的礼物,在其观念中,只有这样才能证明自己在这段关系中具有存在的价值。
 
       欧文亚龙有过这样的描述“个体否认自我在创造中的作用,选择相信自己的存在依赖于自己是他人意识中的对象。”
 
       但如果感情模式这样下去,男性会因一直需要肯定对方的存在而感到厌烦,因为他们感到自己不是被爱,而是被需要。这种方式有很大几率无法长久地维持。
 
       对于这些女生来说,如果不能解决自己根本性的孤独,她们就一直需要另一个人来帮她确认。她们认为感情之所以出现问题的原因在于自己不被爱,但实际的问题是她们无法主动去爱。
 



【五】
 
       一些家长反馈:我们明明已经给了孩子很宽松的环境,为啥Ta还是这个样子?整天沉迷手机,不知道学习。或者我们已经给了孩子这么多的关爱,为何Ta仍旧对我们充满敌意?
 
       似乎这种得不到收获的付出在不停地折磨着家长们,他们坦言:再这样下去,且不说孩子状态能有恢复,自己先要崩溃了。
 
       欧文亚龙谈到“成熟的爱是爱人,而不是被爱”,但“成熟的爱并不是没有回报,通过爱人,他们自己也得到了关爱”,但是需要警惕“这些回报只源自真正的爱,他们不是爱的原因。”也就是说这些回报是自然产生,而无法求得的。
 
       对于这些有困惑的家长来说,能够在最大限度内做到宽容固然是极好的,但是如果你是抱着这样的目的去爱——“我们都已经做到如此的让步了,作为孩子最好也要拿出同样的诚意去对待我们,比如你得积极努力学习”,恐怕就偏离了航道,这样的结果大概率仍旧无法让家长和孩子建立关联(connection)。
 



【六】

       “父爱如山”用来形容父亲的爱是沉甸甸有分量的,他们可能不善言辞,但在关键时刻可以给你山一样的庇护。子女(尤其是儿子)在成长过程中,需要翻越父亲这座山才能独立、成熟。
 
       但一些父亲可能是误解了这个说法,他们的存在对于儿女来说不是一座普通的山,而是像珠穆朗玛峰一样,不可战胜、无法跨越。他们往往秉持一种大家长的态度,不容许子女随意挑战自己的权威,或者他们在某一方面获得了社会的认可(比如有相应的社会地位),就用自己擅长的领域对子女指指点点,轻易地批判不同意见。
 
       这无疑会对子女的自信心会造成打击,未成年的他们可能表现地唯唯诺诺,不敢表达自己的真实想法。即使成年后,他们常常也会出现内疚自责的想法,总是担心自己不够好,或者在面对领导同事时,把别人的情绪感受放在自己的感受之前,甚至会牺牲自己的情绪状态去无条件地满足他人。
 
       有智慧的父亲会在孩子童年期给予更多的支持和陪伴,等孩子羽翼丰满后,就鼓励他们去面对更多地挑战,孩子需要的话会助他们一臂之力,而不是阻拦和打压。
 


作者: 申晨煜
 
心理治疗可添加微信DoctorShenChenYu,擅长认知行为治疗
 
知乎:https://www.zhihu.com/people/shen-yi-sheng-28

图片来源:摄图网

 


【相关课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