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自闭症患儿来说,他们不仅有着自闭症谱系障碍中典型的社交困难和行为僵化问题,还在与承受压力和自我激励问题做着斗争。
 
       身处这一障碍谱系之中的儿童和青少年似乎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非常容易感受到压力。有许多科学家认为,这是由于他们的杏仁核功能异常,以及杏仁核和前额皮质中处理情绪与社交互动的部分之间的联系存在问题。
 
 
       对这些孩子而言,绝大多数人熟悉的环境与互动都让他们感到有压力与难以捉摸。他们可能要花6个月的时间,才能对新的教室或新的治疗师有安全感。对他们来说,学校组织的集会和实地考察根本就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时,反而成为降低学校生活可预测性的巨大障碍。谱系中的许多孩子都比大多数孩子能更强烈地体验感官世界中的刺激,而这更像是一种对他们的威胁。他们通常觉得控制感很低,那是因为他们很难理解社交环境的逻辑,而且他们在指导自己的行为方面也存在困难。
 
       根据自闭症的一种理论,很多孩子都会采用像拍打、摇摆、旋转、踱步或者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同样的话这样的刻板行为,来帮助他们在混乱的世界中保持秩序感。相应地,这种刻板行为就限制了他们的适应性。不出所料地,焦虑症和睡眠障碍在自闭症谱系障碍的患儿中也极为常见。
 
 
       身处谱系之中的孩子可以从降低新颖性和不可预测性的策略中深深受益,这还能进一步增强他们的控制感。这些策略包括使用可视化时间表(用图形表示每天上学所安排的活动,并按顺序呈现),让孩子尽量减少体验必需的事物变化,通过给他们讲故事来让他们加深对世界的理解,教他们如何理解他人以及社会关系,并确保他们在学校里面如果感觉压力太大,有一个可以去的安全场所。以上这些方法都得到了广泛使用,并被证明是能帮助孩子保持安全感的成功干预措施。
 
       患有自闭症谱系障碍的孩子也可以学着如何控制他自己的思维。有一个优质的新规划使用了备选方案思维,并鼓励孩子在他们开始感到不安时这样问自己:“这是件大事,还只是小菜一碟?”有研究表明,其他的减压练习,比如认知行为疗法、瑜伽、正念训练和先验冥想,在身患自闭症谱系障碍的孩子身上也是大有可为。因为这些策略都可以缓和压力,所以它们可以让孩子把注意力集中到学业学习上,还能让他们更有效地激活自己大脑里的社交系统。
 
       对自闭症谱系障碍而言,应用行为分析疗法(ABA)是记录在案的最好的干预手段,它把预设好的目标和一组特定的行为策略(包括提供奖励和惩罚)施加身处谱系之中的幼儿上,并且很少会强调要提升自主感。这似乎在表面上与我们的论点有所矛盾,但重要的是要记住对患有自闭症谱系障碍的孩子来说,大脑中的动机系统所起到的作用是不同的。它们对那些能激励大多数其他孩子的社会奖励(比如笑意盎然的父母或充满热情的赞美)反应较少。而通过制定精确的目标,并采用特定的奖励来强制执行出目标行为,应用行为分析疗法通常就能非常有效地帮助儿童学会与他人互动,培养语言技能,并学着以社会能接受的方法行事。通过奖励、施压或设限来控制自闭症谱系障碍患儿行为的治疗方法,的确可用于建立儿童为了发展自主性所必备的基本技能。
 
       与此同时,许多相关专家认为行为上的疗法应该与对自主的关注加以结合。这一领域的实际研究很少,但如上所述,至少有一项研究表明,当父母和老师支持自主性时,患有自闭症谱系障碍的孩子就能在社交和学业方面都有所改善。
 
 
       如果自闭症谱系障碍的患儿最终能变得上进而独立,那他们必须先培养自主性。他们必须使自己堪称自己行为的发起者,并感受到自己能做出选择该如何引导自己的生活走向。因此,要在干预措施上强调支持培养儿童的自主性。在患自闭症谱系障碍的成年人中,有很高比例的人找不到工作,其部分原因就是在上进心和抗压能力出了问题,这让尽早强调提升自主性和自觉性的培养显得非常重要。
 
       父母还应尽可能地对孩子的激情表现做出反馈,并允许患有自闭症的孩子把他们来自兴趣的能量转化成他们的心流体验。强烈的兴趣(比如神奇宝贝、动漫、恐龙或爱冒险的朵拉)也可以成为患自闭症谱系障碍的孩子与其他孩子产生联系的一种手段。人以类聚,物以群分,这也意味着患自闭症的孩子很有可能会与其他面对挑战的孩子有所交往,尤其是那些与他兴趣一致的孩子。
 
 
       处理儿童问题的专业人士经常会说:“你要是觉得这孩子有自闭症,那他基本就是有自闭症了。”自闭症的谱系非常宽泛,而父母更应该在因人而异的基础上,大胆地选择有针对性的方法。
 
       国家儿童医疗中心的凯瑟琳·阿特莫尔(Kathleen Atmore)是一位屡获殊荣的自闭症专家,她本人也是自闭症谱系障碍患儿的母亲。她指出,有一些患自闭症的孩子很想交朋友并成为人群的一部分,而还有一些则会非常乐意独处在自己的世界中。给这些各不相同的孩子提供相同的干预措施没有任何意义。“如果孩子真的想在社交方面做得好,”她说,“我会建议每周做30个小时的干预,而重点是要帮助他们培养社交理解能力和提升社交技巧。因为我知道这些孩子会接受干预的动力,而这也可能真的会对他们产生很大的帮助。对于那些社交动机较低的孩子,太强调社交互动的话,不仅会给他们带来极大的压力,干预其实也没有效果,因为他们会抗击所有能让他们更擅长社交的干预手段。因此,我们必须要考虑这些孩子究竟是什么样的,以及对他们来说什么才重要,而非自以为是地认为我们总是最了解他们的人,或者无视他们的想法,一厢情愿地来提供治疗。”
 
       如果你是有特殊需要的孩子的父母,那你的任务真的很艰巨。养育有特殊需要的孩子本身就是一种压力。妈妈爸爸都会担心孩子的未来,以及他们的消极行为会不会对他们兄弟姐妹有影响,而且还会经常感到内疚(“他这样是遗传了我”)。除了这些问题之外,因为要带着孩子穿过整个城市去看专家,还有平日里对预约和日程安排的烦琐管理,以及在许多情况下因约束孩子不当行为带来的挑战。
 
       有研究发现,如果一个自闭症患者20岁左右,那他母亲的压力荷尔蒙,即皮质醇的水平,平均来看要跟身处战场的士兵差不多。我们知道,父母的压力会传染给孩子。然而,当你的孩子遭遇挑战时,让你专注于减少自己的压力并快乐起来又会变得更加困难。整个家庭其实都很容易去适应孩子自己的问题——“强尼还没做完作业,那我肯定不能出门赴约吃饭”,而这一切都会伤及你自己的心态,而强尼则会传染到这种伤害。当我们的孩子费劲拼搏的时候,我们作为父母的大多数工作其实还是要集中在我们自己身上。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想传递的最基本的信息之一,就是父母要专注于不要成为焦虑源
 
       你可能要为孩子去抗击你自己的恐惧,抗击日常生活中的压力源,甚至可能还要与孩子本身做斗争。做个深呼吸吧。在付诸行动之前,要先确保你自己的大脑没有被焦虑淹没。在奈德合作过的一个家庭中,有一个孩子患自闭症,而另一个孩子则非常容易焦虑。随着得自闭症的那个孩子开始学冥想,他们的妈妈也跟着开始学着去冥想。于是在如此具有挑战性的环境中,她竟能变得非常平静。虽然她的这种冷静可能无法为孩子解决所有问题,但反过来想,如果她压力太大,那情况也肯定好不到哪里去。如果冥想这种方法不适合你,那也没关系。但你在给孩子提供力所能及的支持时,请确保你正在做的那些事的确算得上是支持。

       图片来源:摄图网

       本文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管理员联系(QQ:3553947068),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声明】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