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症是神经官能症的简称,也有人称为精神神经症 ,是一系列的精神障碍疾病的统称。常见的精神神经症有神经衰弱、强迫症、焦虑症等。主要是由于患者受到不良的社会因素、不健康的素质和人格特性等原因引起,会导致患者植物神经功能紊乱,受累心脏、肠胃等地方,危害患者的心身健康。
 
       漫语心理诚邀精神卫生科主治医师——申晨煜博士,开设《关于神经症的那些事》专栏科普相关知识,欢迎大家阅读学习!
 
       往期回顾:
 
 
 
【一】
       抑郁症最可怕的地方在于自我消耗,在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中,必然伴随着心灵和肉体层面的自残、自伤,甚至自杀。
 
       有人把抑郁症称为“心灵感冒”,其实有很强的误导性,“感冒”是一种自限性疾病,也就是不用治疗都能好,可抑郁症全然不是这样,有时它更像是一种情绪的“自身免疫性疾病”,不能区分敌我,自己攻击自己。有时它像开启了情绪“凋亡”模式,也就是一种“自我毁灭程序“,甚至不需要外界刺激,都会走向灭亡。
 
       是什么导致了自我消耗?抑郁者常常在幼年时期未曾得到过父母“不计回报的爱”,父母只关注孩子是否表现的优秀,有没有能力,他们不能接受孩子不好的一面,因此在这样原生家庭成长起来的孩子只能讨好别人,以免被攻击。时间久了,他们会把各种高标准、严要求内化于心,甚至站在父母的立场上,一起指责自己,他们的人生目标只剩下不断地向外界证明自己,不然就有被抛弃的感觉。
 
       曾奇峰在《幻想即现实》中说到:人的最大的消耗,不是来自智力或者体力的透支,也不是来自跟大自然或者同类的争斗,而是来自自己对自己的战争。因为在这场战争中,“敌我双方”的战士、枪支、弹药甚至战术,都是这个人自己提供的,所以没有任何人可以支撑下去。
 



【二】
 
       每次分析来访者的原生家庭,几乎都能挖掘到很多童年创伤,有时是父母忽视(从小就到寄宿学校),有时是过度关注;有时是言语辱骂,有时是肢体冲突。这些或多或少都对个人心理产生着巨大影响,所以体会到“原生家庭”理论具有强大的解释力。
 
       但继续聊下去,难免陷入一种困境——时间不可逆,童年无法重新来过,分析这些又有何用?好像在现实层面于事无补,只会增加人们对父母的恨意。不仅如此,有时还会陷入到“原生家庭宿命论”当中,甚至逐渐演变为与血型、星座相类似的标签。
 
       这显然无益于患者。需要意识到任何一种理论成立都是有条件限制的,原生家庭论的确启蒙了人们的独立意识,也令不少为人父母者开始反思育儿方式,但要警惕不要陷入唯“原生家庭”论,人的情绪和认知是流动变化的,后天环境和境遇也无时不刻地对我们产生着影响。纠结过去不如关注当下。
 
 


【三】
 
       一位中年男性在半月前的一个夜晚突然感到心慌不适,伴随着胸前区憋闷感,多次就诊后排除了心脏疾病,之后转诊到我这里,明确诊断为惊恐发作(Panic attack)。
 
       他是个众人眼中的老好人,大家都认为他脾气好,干活勤快,可他自己非常不愿意承认这一点。每次有人提出过分的要求,他虽然心里不愿意,但嘴上从来不会说半个“不”字,这就导致他心中的怒气不断上涨,可他自己的理智却在控制、压抑着情绪,但这些情绪不会凭空消失,而会推动身体产生“心慌心悸”等交感神经兴奋的表现,伴随“极度恐惧”甚至“濒死感”。
 
       后来给他两个建议,一是去参加一些对抗性的体育活动,打篮球、拳击;二是允许自己表达愤怒,甚至可以吐槽一下那些让他不爽的人。他慢慢能够从自我压抑的模式中解脱出来,惊恐发作的频率越来越低。
 



【四】
 
       人生好比滚滚向前的车轮,一路上难免碰到石头,有大有小。一些人会让车轮停下来,试图把石头消灭掉,有些石头个头小,很容易清除,有些体量大,解决起来费时费力。他们的人生目标不再是走向远方,而是不停地清扫路障,伴随而来是无休止地抱怨,“上天待我如此不公,凭什么我就得一路崎岖坎坷”,在看到别人一路向前之后,还难免心生羡慕,甚至嫉妒恨,这种状态让他们不禁自我怀疑,于是想要加速追赶别人,并且期盼着未来的道路是一路坦途,但现实情况是石头不断,有些人开始对未来产生担忧,甚至紧张到车轮不转;有些人开始产生迷信心理,四处“上香拜佛”“求医问药”,期待天降“如来神掌”帮他一扫障碍;有些人开始从自己身上找原因,怀疑自己还是不是个合格的驾驶员;还有些人需要做一些重复仪式动作,比如不停地擦拭车轮,可擦了一遍又一遍,还是不敢向前。但其实世上本就没有平坦之路,他们眼中的别人,也只不过是一路颠簸着往前走而已。
 

《功夫》

 
 
【五】
 
       双相情感障碍实在是一个看起来有些矛盾的病,抑郁和躁狂、自卑和自恋、低调与浮夸怎能共存一体。后来在《自卑与超越》中找到答案,自恋的本质也是自卑,只是加了一层虚假的外衣,越是认为自己不够好,就越想要证明和表现自己。当然到了双相的地步,TA本人很难察觉到这个心理过程。
 
       双相患者的自尊不够稳定,外在表现为敏感,他们获取自尊的方式需要依赖外界的评价,而非来源于自我。因此,一旦被外界否定,TA的自尊就被轻易摧垮,处于低迷抑郁的状态,但又无法接受,所以才会用一些夸张的状态平衡自己。这种过程的极致表现就是双相。
 
       陈奕迅曾在演唱会中自爆患有“躁郁症”,其实从他的《浮夸》中也不难看出,一个自卑到极点的人用最夸张的方式想要博得人们的关注。再听一遍,这种感受淋漓尽致。
 

“你当我是浮夸吧 夸张只因我很怕”,来自Get A Life演唱会截图

 
【六】
 
       昨天跟一个朋友闲聊,聊着聊着他突然说我鼻音很重,我意识到自己过敏性鼻炎又犯了,确实感到憋气,拿出生理海水喷一下,这才通透了许多。细细想来,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要不是他提醒我,我可能都不会想起来鼻塞的毛病,还会继续跟他闲聊下去。这在以前几乎是不可能的,过去两年的春天,过敏几乎时时刻刻影响着我,每天总想着抗过敏药吃多久才能根治,要怎样才能控制它不复发。
 
       今天看到李松蔚的文章“向慢性病人学习”,慢病患者最初想的是“打完再生活”,结果打着打着,只能是“边打边生活”。深以为然。而且神奇的是,自从边打边生活以来,过敏好像变得也没那么严重了。


作者: 申晨煜
 
心理治疗可添加微信DoctorShenChenYu,擅长认知行为治疗
 
知乎:https://www.zhihu.com/people/shen-yi-sheng-28

图片来源:摄图网

 


【相关课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