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症是神经官能症的简称,也有人称为精神神经症 ,是一系列的精神障碍疾病的统称。常见的精神神经症有神经衰弱、强迫症、焦虑症等。主要是由于患者受到不良的社会因素、不健康的素质和人格特性等原因引起,会导致患者植物神经功能紊乱,受累心脏、肠胃等地方,危害患者的心身健康。
 
       漫语心理诚邀精神卫生科主治医师——申晨煜博士,开设《关于神经症的那些事》专栏科普相关知识,欢迎大家阅读学习!
 
往期回顾:
 
 
 
 
 
【一】
 
       一个焦虑患者被失眠、心慌和疑病困扰许久,谈到他的家庭,在兄长过世时,他由于种种原因没能陪着走完最后一程,也没能参加葬礼,这件事没过多久就表现出症状。
 
       重新让他假想了一下,如果在哥哥“葬礼”上,他会说些什么,他不停地道歉、忏悔和表达自责,结束谈话后他释然了很多。
 
       我们的文化中“葬礼”占据很重要的地位,这不仅仅是对死者的尊重,也是活着的人对自我的宽慰。新生命的诞生需要我们庆祝摆酒席,婚礼是向世人宣告两人组成家庭,葬礼是要跟那些对我们来说重要的人进行告别,这些不仅仅是仪式,而是告诉自己有始有终,做好迎新送故的心理建设。
 


 
【二】
 
       之前在一篇关于“神经症”的科普文下,有人给我留言说自己很瘦,每天都在控制饮食,在计算她的体重指数后,我提醒她可能是“厌食症”,但遭到了她的抗议和表达不满,她解释到“自己有很规律的健身,也有自律的饮食,生活并没有很多冲突”,并表示留言给我并非要寻求医治和帮助。
 
       当时我不以为意,甚至在她说我只会“拿着诊断标准”生搬硬套时,我还心存“好心当成驴肝肺”的想法。
 
       偶然间看到曾奇峰在《幻想即现实》一书中写到——“一切‘综合征’之类的诊断都是现象学的诊断,不是病因的诊断,因而也就不是真正科学的诊断。要警惕只会下诊断的医生,很多情形下,下诊断是一些医生自恋的表现之一。”
 
       做医生做久了,会产生职业病——试图用你的专业知识解释一切,这就是一种不自觉的自恋吧。毕竟专业知识是你的武器,也可能成为你的禁锢。
 
 
 
【三】
 
       一个疑病患者反复要做检查,做完心电图结果没事,没过两天又要做超声心动图,看到阴性结果后仍无法打消疑虑,继续要求做心脏核磁。他的人生似乎被卡在了这个环节,他没有时间再关心妻子孩子,更没有精力继续在工作上实现自己。他总是想着“我只有过了这一关,才能继续”。
 
       在反复检查的道路上不断前进,但这无异于“饮鸩止渴”。每次正常的检查结果只能让他得到短暂地宽慰,之后只不过是继续重复,然而人生却停滞不前。
 
       阿德勒在《自卑与超越》中说到——“神经症患者的发展在一开始就被阻断了,他们对生活中各种问题的解答停留在肤浅的表面,他们个人的难题被相应放大而普通人能够为他们的问题找出更有意义的解答方法,他们能够不断前进,遇到新的难题,找到新的解决之道。”
 
 
 
【四】
 
       一个患有焦虑症的来访者谈到家庭,父母在她7岁时离异,在那之后一直跟随母亲生活,她深知母亲承受了巨大的压力才把她抚养成人,所以从小就很争气,从重点小学到重点高中,从优秀的大学再到留学国外,她成了周围人口中“别人家的孩子”。但母亲对她的要求也一直没有放松过,在她回国工作后,母亲却要求女儿放弃恋情另谋佳婿,这让她彻底崩溃。
 
       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从小就会变得很“懂事”,会体察“父亲”或“母亲”的情绪,做事说话谨小慎微,他们要更加努力的学习工作,才能得到家长的认可。不仅在家庭中,在外也会优先考虑他人的感受,而往往忽略自己。但Ta会变得不快乐,总是担心自己不够好,会被别人指责。但又无法从这个怪圈里跳脱出来。
 
       另一方面,单亲妈妈或爸爸也会通过对孩子的控制来维系已经破碎的家庭,在孩子小时候,他们会要求孩子好好学习,不能做除学习以外的事情。到了孩子成年后会通过干预其婚姻来施展控制。等到孩子人到中年,有些家长还会通过“生病”来把孩子拴在身边。
 
       相比于普通人群,来访者中父母离异的比例会更高。从家庭关系的视角来看,Ta不仅要承担起作为子女的责任和义务,而且也要承担起作为“配偶”的义务,但这原本不属于Ta。曾经在一篇文章中看到:父母角色的缺失,往往会让孩子变成父母来弥补这个缺失。这在本质上是为了拯救家庭关系。从这个层面上说,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反思一下,你的早年是否被父母过度控制,也要反思一下,为人父母的你,是否也在用同样的方式控制孩子。
 
 
 
【五】
 
       一个住院的焦虑症患者在疾病初期表现为对心慌的恐惧,经过几天药物治疗后,Ta不再感到心悸不适,但紧接着感到胃痛难忍,在家人悉心照料下,胃痛也悄然消失,但Ta又开始担心抗抑郁药物可能引发的副作用,通过一段时间冥想中的“观想法”训练,这种担心也逐渐减退,但Ta接着开始失眠……
 
       阿德勒曾在《自卑与超越》中说道:有的神经官能症患者能以惊人的速度“抛弃”某项病症,而后又毫不犹豫地“患上”新的病症。他们成为了神经官能症的收藏家,不断扩展自己的收藏目录。如果读一本心理治疗法方面的书籍,他们也能从中受到启发——原来还有更多的神经官能症他们还没有找到机会尝试。
 
       焦虑促使人们不停地在症状之间切换,它们可以无缝衔接,让生活变得永无安宁。
 
       打个比方,焦虑就像亟待泄洪的水库,它一直在寻找出口,当人们把其中一个堵上,它还会找寻下一个出口。对于堵缺口这个目标来说,这样的行为手段都没问题,无可指摘。我们唯一能够改变的,就是原来的既定目标——我们需要看到这个怪圈的存在,并从“堵缺口”这个目标中跳脱出来,才有可能真正缓解焦虑,否则就会“越努力,越焦虑”。
 

 
【六】
 
       “你很聪明,就是不学”,“孩子就是懒,努力点就能提上来”。
 
       这是学生和家长最常听到的评论,有趣的是,几乎每个听到这样说法的人,都会暗自窃喜,而不是更加勤奋。
 
       这种评论不论对成绩好的或成绩差的孩子都有捧杀的作用。因为这会给他们造成一种错觉——成功很容易,我只要稍微努一下力就能达到。这对很多成绩差的学生来说就是一块遮羞布,他们不敢表现出努力,因为假如努力了成绩依然很差,那真的太丢人了。
 
       在班级同学之间还会形成这样一种风气,大家都会嘲笑那些勤奋努力的孩子,因为在他们的观念里,勤奋努力跟聪明就是一对反义词,他们宁愿维护自己“聪明”的形象。
 
       很多老师家长都会有如此的困扰,但如果孩子们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获得这样的评价,他们为什么还要冒险去努力呢?也许一旦他们不再懒惰,就保不住这种深藏不露的聪明孩子的名声了。
 
 

 
 
【七】
 
       焦虑疑病者常常有眠浅多梦的表现,一个中年患者近半年反复担心自己得癌症,最近总在梦中出现被人责怪的场景,让他烦恼不已。他在几年前在给母亲扫墓时,无意间用铲子铲了其他坟头一抔土,当时被一同前去扫墓的长辈指责了一番,这个情景让他一直耿耿于怀。
 
       说到做梦,大多数人自然想到《梦的解析》(《周公解梦》不算),弗洛伊德认为做梦就是满足白天里未能达成的愿望,是潜意识的表达,而且跟性联系在一起(弗被人诟病的“泛性论”)。但同为精神分析早期先驱的阿德勒却持不同看法,他认为:梦的内容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它身后潜藏的思想和情感。弗对梦的解释忽略了科学心理学的前提——梦与性格的关联性以及个体的思想、言行的一致性,也就是说梦境内容与清醒状态下的思维并不相悖。
 
       这样看来患者梦中出现被责怪感就不足为奇了,只不过是梦境内容是时间、地点和人物的重新组合而已。

作者: 申晨煜
 
心理治疗可添加微信DoctorShenChenYu,擅长认知行为治疗
 
知乎:https://www.zhihu.com/people/shen-yi-sheng-28

图片来源:摄图网

 


【相关课程推荐】